易县“三宝” 良岗菊画 柏林烟 树德堂制抱龙丸
发布人:易县:王永旺;wangyongwang 时间:2014-11-15 09:47:33

中国物华天宝,处处灵异。各地多有“三宝”之说,譬如东北的“人参、貂皮、乌拉草”,保定的“铁球、面酱、春不老。”近日偶翻古籍,竟发现易州也有“三宝”,且距目下不久。走访数位当地学者,知者寥寥。看来不仅宝已远去,更有传统文化的失语。

     古籍上说,自乾隆朝起,易州即有“三宝”,分别是“良岗菊画、柏林烟,树德堂制抱龙丸。”顺着这个线索,我又查阅了一些史料,其来龙去脉方渐渐清晰:

     “良岗菊画”的作者是指易州良岗村赵氏族人。良岗赵氏从明朝到民国四百余年间人才辈出,文风繁盛,进士、举人、文庠生甚多,而且赵氏族人异常团结, 相互举荐功名,因而都各有成就。写意画是融诗、书、画、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,讲究“画不足而题足之,画无声而诗声之,互相为用”。赵氏菊画为水墨写意,纵 笔挥洒,风骨挺秀,墨彩飞扬,神韵俱佳,为画坛一绝,冠盖朝野,被清王室显贵奉为至宝,当年凡有来西陵祭祀者,京师官员必再三请托,以求赵氏一幅墨宝。清 末民初仍在画坛享有一席之地的赵氏族人有赵整斋、赵维藩等。

     “柏林烟”是指易州城内龙兴观烟田所产烟叶。龙兴观之东、文昌阁之北、文庙大成门外泮池(旧时学宫前的水池)周围有上百棵直径二三尺粗的柏树,每年 柏籽柏叶落地,被风刮到附近烟畦里,渐渐朽腐如膏腴,成为活土的上好肥料。因而此烟田不施农家肥,靠柏籽柏叶做烟草养分,偶尔增施一些芝麻油渣滓。得天独 厚的自然环境使此地所产之烟气味芳香,柔和爽口,绝无呛燥之气。“柏林烟”盛名于清西陵营建之初。满人喜烟,来此施工和后来镇守西陵的八旗绿兵、满蒙贵族 对“柏林烟”尤为赏识。于是“柏林烟”由西陵传至京师,由京师传至全国,成为炙手可热的烟中至宝,并被御封为“贡烟”。柏林的烟田仅十几亩,烟叶产量自然 有限,除每年供奉朝廷若干斤外,余下的皆被直隶贵族所垄断。为满足愈来愈大的市场需求,后来易州城内所种烟叶皆冠以“易州柏林”之名。名满天下后,收购商 把环城数十里的烟叶也统称为“柏林烟”,成为挑起南北而居其中、与云烟、关东烟齐名的“华夏三大名烟”之一。

     “树德堂制抱龙丸”是指易州城内蔡家胡同“树德堂药铺”所制的一道方剂。明代永乐年间有一蔡姓状元到易州隐居,开设“树德堂药铺”,此地始称蔡家胡 同。清代中期,蔡氏后裔衰落,药铺转由厂城村皇粮庄头张海寰经营,张氏不仅是著名的乡绅而且精通医道,他指导配制的“金衣抱龙丸”修和遵古,享誉京津,畅 销大江南北。

     抱龙丸主治“伤风、瘟疫、昏睡、痰塞、壅嗽、惊风、抽搐、蛊毒、中暑、妇女白带、小儿四时感冒、疮疹欲出”等,是急惊实证的必备良药。其药物组成概 为“天竺黄、雄黄、辰砂、麝香和胆南星。”其中最关键环节是“胆南星”的炮制。制胆南星所用的牛苦胆,须阴干百日才可用。制作者一般都是将生苦胆去皮脐后 锉烂炒干即入药,而“树德堂”药店在制丸时则反复九次才入药配伍,称“九转南星”。 药铺对药丸所用金箔的要求也很严格,务求上等,其余的药也必须称到分厘,下料极其真诚。因而“树德堂制抱龙丸”成为药界珍品。明代抗倭名将万民英为其亲书 门匾,清代僧格林沁等赠匾额无数。清末民初,药铺归张四奶奶管理,经理叫姚竹轩(白马村)、霍茂林(东北奇村)。民国十三年,“树德堂制抱龙丸”随西陵八 旗裁撤,建国前其制法失传,建国后有部分药厂恢复生产,而质量无一超越树德堂。

     现在,巨大的主流文明跑在了传统文化的前面。菊画的本土传人业已寥寥,龙兴观只遗几株柏树,烟田从机械厂变为居民区,蔡家胡同也开发为繁华商业区了。相信“易州三宝”在成为永远的文化记忆的同时,也能给易水三川输送几抹自豪。

(文/责任编辑:豆豆)
阅读(2480)
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>>
亿盟258网  1998-2013©版权所有 京ICP备09027153号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 技术支持: 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